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自人间的阿来

走在魂牵梦萦处

 
 
 

日志

 
 

黑暗传说  

2005-08-28 11:17:3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个冬天来了……”
   他,一个魁梧的战士,当然不会畏惧寒冷。他抖了抖身上的积雪,继续向大草原走去。雪地上,留下了一串孤独的脚印……
  这个是杰彭最强的战士,没有人能否认这点,所有的见到他的人都只能远远的望着他的背影,投以崇敬的目光。没有人知道他原来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走过一个一个艰难甚至痛苦的修炼路程。人们都叫他——黑暗。他是一个孤儿,父母都是在和拜索斯的战争中死亡的,据说,那时候他是看着拜索斯的战士杀死了他的父母,也许就是这样吧,报仇的信念支持着他,给他无穷的力量成为一个最强的战士。
高处不胜寒,大家虽然很尊敬他,但是却不敢和他接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上的傲气还有杀气。不过他不在乎这些,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成为最强的人,为父母报仇!
  今天他来到了大草原,杰彭国内的已经没有可以让他能修炼的怪物了,骄傲的他也不想和人相处。为了成为杰彭传说中的战神,他来充满危机的草原锻炼战技。这里有最凶狠的怪物——牛头人,还有 随时会出现的拜索斯的战士。可是,这一切他都不管了,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通过考验,拥有战神的称号和实力!
  训练开始了,在牛头的咆哮中,在一次次喷射的火焰里,他感觉自己的能力在一点点的提高,他的巨斧似乎也使得越来越顺手,可是他却来不及欣喜。这个大陆最凶狠的怪物不是好对付的,牛头的毒焰一次又一次的灼伤了他,锋利的爪子也一次次的在他身体上划过,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带来的伤药用的差不多了,难道又要花那么多时间回城里购买?他犹豫着。
  “实在撑不住了!”眼见他就要倒在血泊中了,突然,一声清越的咒语吟唱:神啊,请拯救我们于痛苦中吧。顿时一阵清凉,从头顶直灌入身体,所有的痛苦似乎都消失了。
  “治疗魔法!”
  “这下好了,可以用心练习了。”黑暗不由的一阵欣喜。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有点黑了,朦胧中,只发觉是一个女的,站在旁边的一个小山头上,穿着一件很特别的衣料做的祭祀袍,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感激,黑暗只觉的那个女的似乎在微微闪着一阵神圣的光芒。
  众多的怪物然黑暗无暇说话,只有拼命的挥动手中的大斧,向着凶猛的牛头砍去,受伤,又一次的受伤,再一次的伤……血,不断的从黑暗的身上涌出,可是总是在将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就有一阵清凉灌顶而入,及时的保住了他的性命。
  “等会因该给她点什么谢谢她的帮助。”黑暗心里想着,他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牛头怪渐渐被打退了,
  “嗯?那个女孩呢?去那里了?”黑暗摸了摸空空的药包,不由一阵感激。
  “这里是个修炼的好地方,明天继续来这里,虽然危险,可是,我要成为传说中的战神!”黑暗摸了摸手中的巨斧,暗自下了决定。
  “也许,她也会来……”
  一天很快过去了,第二天,黑暗来到了昨天修炼的地方,继续危险的修炼。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那个女孩还会出现,还会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帮助他。天色,渐渐的暗了,药包渐渐的空了,在牛头的攻击下,黑暗筋疲力尽,无法支撑了。
  “上主啊,请让他远离痛苦吧~~”
  “治疗魔法!她来了!“听到熟悉的声音,在魔力没有起作用前,黑暗已经精神一振!手中的巨斧有力的向最后几个牛头人挥舞而去。
在干掉最后一个牛头后,黑暗不顾身上的血污和还在流血的伤口,冲到了那个小山头,果然,她已经走到了山脚下。
  “等一下!”黑暗大叫道“让我知道你是谁!”
  她停住了,回过头来,微微的一笑。
  黑暗不由的一阵目眩,只觉得似乎满山的花朵都失去了颜色,眼里,只有她的微笑……
  “你受伤很重,不要跑那么快。”她温柔的说。这时候黑暗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跑到了她的面前。她很年轻,可是眼角指端总似乎带着一种沧桑的感觉。黑暗发现,她的身上是真的有光,传说中道行很深的祭祀才会拥有的特质。
  “你是个非常强的战士啊,没有人能对付几个牛头,而你可以。”她看见黑暗傻傻的,不由的笑了一下。“叫我Nina好了。”
  “我喜欢你的笑。”也许是很久没有和人交流吧,黑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突然冒出这句话。马上,那个女孩的脸红了,一时间俩个人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明天这个时候会来这里,以后你不要那么早来,很容易被牛头怪杀死的。虽然你很强,可是……还是很危险。”女孩低着头,轻轻的说。
  黑暗只会点头,似乎什么都不会说了,就是点头。
  “傻瓜~~”留下一串笑声,女孩轻盈的跑出黑暗的视线。
  “傻瓜?呵呵,呵呵,我是傻瓜,呵呵,她说我是傻瓜,呵呵。”黑暗,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望着那个女孩的跑去的方向,低声的嘟嚷着。“明天,明天我一定在这里!”
  一个明天又一个明天的过去了,每天他们都是在这里相聚,每天他们都在这里一起修炼,黑暗总是奋不顾身的保护着她不受牛头的侵害,而她总是在需要的时候给了黑暗一次又一次的帮助。
  他们的对话不多,总是用实际的行动来表达关爱。但是,他们的灵魂已经相通了,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已经可以表明他们的互相关心。一种合拍的感觉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黑暗知道,他已经爱上她了。可是,孤独的一个人走了那么久,黑暗说不出心里的话。他无法表达,只能挥舞的他的巨斧,宁愿自己受重伤,也不让Nina受一点点伤害,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意。
  又是一个黄昏来了,每天的这个时候,就是一天修炼结束的时候,他们都会跑到美丽的伊斯,坐在伊斯特有的大红树下休息,说话不多,大部分时间就是坐在一起,感受着对方。
  “黑暗,我要闭关一阵时间,可能要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才能出关。”Nina说,“我是教皇的继承人……我要为这个做准备。”
  “……”
  黑暗没有说话,她从来没有告诉黑暗,她是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可是黑暗没有在意,他早就看出她的不一般,虽然她这么年轻成为教皇的继承人是很让人惊奇,可是黑暗自己也是一个年轻人,却也是很有希望通过近乎神话的考验,成为龙族大陆传说中的最强战士——战神。
  杰彭的教皇位子空了很久,在黑暗的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听说有可以做教皇的人选,但是他知道她可以,她的法力已经超过所有黑暗见过的祭祀。
  “我也要去一个洞窟好好的消化这一段修炼给我带来的经验,我们应该要用差不多的时间,等你出关,我应该也要再次来修炼了。”黑暗说的是真的,不过,他知道自己面临着一个突破,成为战神的突破,他没有说出来,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吼……”一声从来没有听过的怪吼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一个巨大无比的牛头怪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危险!!”黑暗大叫,掏出他的巨斧迎了上去,向往常一样,他不会让Nina受一点点伤害的!这个巨牛头的看来是一个奇种,比别的牛头敏捷的多,攻击也异常的强大,把黑暗,这个杰彭最强战士打的浑身是血,被撕裂的伤口一道一道的增加,可是他没有后退一步,因为,Nina就在他的身后。黑暗知道,Nina会帮他的,一定会的,果然,一次一次的治疗魔法让黑暗一次次的提起精神,挥舞起巨斧迎向那只牛头怪……
  经过几个小时的恶战,牛头嗷的一声倒地了,黑暗再也站立不住,单腿跪地只喘气,血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他回头看Nina,只见她似乎也是筋疲力尽,倚着大红树上抹着头上的汗珠。
  “她没事,呵呵。”黑暗放下了心,站了起来,刚想说话,突然,牛头地尸体边有个东西闪了一下。黑暗过去捡了起来。
  “戒指!!我们从牛头这里打到了戒指!!”黑暗高兴地大叫,举着那个戒指奔到Nina身边,“你看,戒指!”
  “是啊,好漂亮啊。”Nina,这个教皇的继承人也像小女孩般的拍着手高兴的笑起来。
  “给你!”黑暗坚定而深情的说,他所有珍贵的东西都愿意给Nina,因为,Nina才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
  “你给我戴上。”一阵沉默后,Nina深情的说,伸出了,左手,无名指……
  黑暗的眼睛模糊起来了,他拿着巨斧都不动丝毫的手颤抖起来,给Nina戴上戒指的那一瞬间,泪水涌出了眼眶,这个铁打的汉子,流血不流泪的汉子,他哭了,好幸福的泪水啊。这是他父母死在拜索斯战士手上起,他是第二次流泪,因为他知道,Nina爱他了,Nina爱上他这个鲁战士了,这种巨大的幸福冲击着,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法保持平静的心情,他哭了,黑暗知道,他再也不会孤独了,所有的悲痛,将有人和他一起分担了。
  她爱他了!
  他爱她了!
  “明年的春天,我们在我们相遇的那个山坡顶见。”
  定下约会后,他们依依不舍的告别了……
  …………
  时间很快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雪溶花开的季节。
  …………
  黑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隐隐的似乎有光华在流动,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已经是一个战神了!也是他为父母报仇的时候到了!他为了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所受的痛苦都让他有点麻木,不过,总算成功了,他已经是一个战神了!
  黑暗回城的路上,发现气氛很不一样,每一个人都是很紧张的样子,不断的有人大声疾呼“上战场啊!拜索斯人又来啦!!”
  “又是拜索斯!!”黑暗摸了摸从不离身的巨斧,一股火焰从心里升起。“今天该是我杀敌报国的时候了!”
  杰彭和拜索斯在草原开战,黑暗问清楚后,飞奔到草原,来到了那个和Nina经常一起训练的那个山头,站在了山顶。昔日安详的草原现在已经是人间地狱了,鲜血映红了天空,杰彭和拜索斯的战士舍生忘死的拼杀着,箭向雨一样的落下。满耳都是震天的喊杀声,不时还有一阵阵法师施放的火焰的呼啸声。
  黑暗看到杰彭的战士一点点的向后退着,而拜索斯似乎总有生力军不断的加入。这时候不知道是那个杰彭的战士眼尖,看到了黑暗站在山顶上,不由的大声叫到:“看那,黑暗来了!我们最强的战士来了!”
  黑暗来不及多想,掏出巨斧,一声狂吼,身上光芒大盛,像一只猛虎般冲入敌军阵营。左劈右杀,如入无人之境。黑暗的加入,让杰彭的军队止住了颓势,但是却也不能杀退拜索斯的人,因为拜索斯有一个方向总是不断的有生力军的加入。冲杀了一会后,黑暗明白,那个地方一定有一个法力高超的祭祀在主持大局,让一个个战士恢复状态,继续战场拼杀。
  “一定要杀掉那个人,杰彭才可能获得胜利。”黑暗不顾一切的朝那个最多拜索斯战士聚积的地方冲了过去,他知道,这条路是杰彭获胜唯一的途径,杀掉那个祭祀!他大吼一声:“杰彭的勇士,跟我来!”他的周围迅速聚集了一小队人马,黑暗带领着他们向那个山丘冲去。
  拜索斯的战士们也觉察到了黑暗的威胁,为了阻止黑暗的步伐,他们像潮水一样的冲过来,人人都不要命似的挥舞着刀剑朝这支杰彭的小队伍杀去。顿时间,黑暗带领的队伍就像是一只陷入蚂蚁窝的虫子般,不断的遭到最强大的攻击。战斗激烈而迅速,黑暗身边的战士迅速的减少,而黑暗,他的身上已经是满身的伤痕,可是他依然像只出栅的猛虎,手中的巨斧一挥,必然会有人倒下。转眼间,他冲到了小山丘的半腰,可是和他一起冲锋的人都被拜索斯的战士杀死了,黑暗来不及悲伤,他一定要冲上那个山丘,杀掉拜索斯的后援!
  拜索斯站在山丘附近的都是魔法师,他们也不断的施放着魔法攻击黑暗,想阻止他的前进。这些魔法虽然给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可是黑暗挺的住,战神考验之中就有一个耐魔力的考验。黑暗像闪电一样的冲向山坡,没几步就到了,他已经看到那个给拜索斯军队祈祷祝福的人了,一身黑衣,可是笼罩着这个人的是一层若有实质的黄光,以那人为中心,有一层淡淡的白光围绕着,看来是一个结界,而且是祭祀最高护身结界——绝对壁障。伤兵不断的从前线被抬到这个结界,只见那个祭祀身上的黄光波动一下,就有一个受伤的战士就像没事一样,生龙活虎的跳起来,继续冲杀。
  “这个祭祀的圣力好强啊,不经触摸就能治愈伤者。”
  黑暗虽然不由的起了敬意,祭祀在这个大陆上是最受人尊敬的,任何德行的不检点,都会让祭祀的圣力受到影响,眼前这个祭祀拥有如此强大的圣力结界,一定是一个非常善良而且高尚的人。不过他为了杰彭的胜利,还是以那个祭祀为目标举起了手中的巨斧。
  只见黑暗的巨斧化成一道白光,,弹开了所有攻击他的魔法,大喝一声,跃到半空,全身的斗气勃发,整个人变成了一片刺目的光芒,他已经用生命点燃斗士之血,使用了战士的终极战技—战神烈光杀!天地之间的杀机仿佛一下子都集中到了黑暗的身上,以他为中心,周围数十米内突然卷起了一阵狂风。一瞬间,似乎天地间的能量都压到了黑暗的身上。带着燃烧热血带来的天地之威,双手紧握伴随他成长的战斧,呼啸一声,朝地上的那个祭祀狂劈过去,这样的力道,即使是一座山,黑暗也坚信能把它劈成俩半。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小山坡顶的战斗吸引,很多战斗着的人停下来看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很多人惊叫出声,也有很多人欢呼鼓舞。
   “轰……”
  一声开天裂地似的巨响,黑暗的大斧劈在了那个祭祀的护身结界上,巨大的力量碰撞,使小山周围所有的人都被弹的远远的。黑暗没有劈碎那个祭祀地护身结界,但是他知道,只要再来一下,他就将和这个祭祀同归于尽,终极斗技并不是那么容易发出的,这是用生命作为代价发出的最终绝技。而且那个祭祀已经无力反抗了,遍布全身的光华已经在黑暗的攻击变的十分黯淡。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黑暗举起了手中的巨斧,可是却凝在了半空,没有第二次劈下,身上的战斗光华一点点的黯淡下去。失去了斗气和斗志的支持,已经遍体伤痕的黑暗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巨斧落地,单膝跪在了那个祭祀的面前,浑身战抖着。所有的人都以为是黑暗使用了超出自己身体极限的战斗技能从而支持不住的倒下了。
  可是……
  拜索斯的那个祭祀,被黑暗攻击后,已经有点摇摇晃晃,似乎已经都不能站立保持结界的那个祭祀,却也是和黑暗一样,浑身战抖。这时候,大家都看清了,那个祭祀是十分美丽的一个年轻女祭祀。
  沉默,沉默,令人窒息的短暂沉默后。女祭祀吟唱起来:“神啊,请拯救我们于痛苦中吧。”一阵白光闪动过,黑暗站了起来,他的伤似乎好了很多。

  拜索斯的尊贵女祭祀给杰彭的超级战士治疗!

  大家似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能发生吗?俩个国家之间的仇恨是无法消除的,蓝色的拜索斯王国不可能和红色的杰彭帝国接触的,可是,可是,可是黑暗居然不攻击,居然拜索斯的祭祀会为杰彭战士治疗!!
别人怎么想,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那个祭祀是NINA……
  整个战场静下来了,可是身在战场中心的俩个人,似乎忘记了一切,互相深情的注视着,不发一言。NINA慢慢的举起还在微微颤抖的手,手指上的戒指,似乎在闪着泪水般的光。他们没有说话,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在打搅他们,他们只是互相的望着,凝视着。
  不知道谁先打破了寂静,战斗停止了,可是整个战场却都是嗡嗡的声音。太令人意外了,死敌的俩个国家,最杰出的俩个人物,居然好像是情侣一般的注视!
  突然间,黑暗的身躯一顿,他的头发开始发白,是用了禁忌的战技的结果,透支了生命力,他会急剧的衰老,就要和死神会聚了。
  “伟大的神啊,你的信徒像您祷告,愿你赐福于你的孩子吧,我,NINA,愿意以生命为祭品,换取重生的力量。”NINA圣洁的面容带着一丝微笑,说出了所有高级祭祀都会,可是也是所有祭祀都不愿意使用的回溯圣言,那是一种可以起死回生的法术,也是……用生命作为代价的法术。
  NINA身上的白光越来说烈,所有的人都无法注视着她。一会后,白光散去了,黑暗呆站在山丘顶上,他的手中,留着那枚戒指……而NINA,已经燃烧了生命,她,化为风去了……
  黑暗,默默的站立着,没有动,手中紧紧的握着那枚戒指,用力的指骨节发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的战士都默默的散去了,所有人都无法忘怀NINA深望着黑暗的眼神,都无法忘怀那神圣的白光。
  黑暗没有动,他直直的站立着,没有人敢和他说话,也没有人愿意打搅他。
  ………………
  好几天后,黑暗出现在了杰彭帝国最危险的地方——神之洞窟。这里是最多魔兽出没的地方,据说有这个大陆的创世神留下来的能保持整个大地安详的宝物,而且设下了九道门户,有九个魔神守护。黑暗知道NINA在对他付出一切的同时也给了他心灵的讯息让这个大地和平安详。可是这个洞窟的守护魔兽,不是人力所能应付的,来这里探险的人最多到达第5道门户就死了。
  黑暗向洞窟的最深处进发了……
  好几天过去了,等待黑暗消息的人们再也等不了了,于是多人一起向黑暗洞窟进发。他们走了很深很深,只是不时的发现一头头恐怖的魔兽尸体,却没有遇到任何攻击。一共九道门户,他们走到了尽头。
  他们没有发现黑暗,可是却在洞窟的最深处的墙上,发现了……

  黑暗怎么了?有了很多的答案。可是不管怎么样,流血最多的俩个国家,杰彭和拜索斯那一年没有开战,众多爱好和平的人从那时候起有了和平的希望。神之洞窟也被人成为黑暗洞窟。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